• 2011-04-29

    微薄地址

    http://t.sina.com.cn/wingrrr

  • 2011-04-03

    我是围脖控

    自从迷上围脖,这里就不怎么写了,惭愧惭愧.

  • 2010-06-13

    凑个热闹

    单位搞活动,新闻宝贝一人发套球衣去做陪衬

  • 就是没的吃没的喝,每天吃点干粮喝点凉水,晚上找到热水能泡碗方便面,就觉得很幸福了

    就是白天太热晚上太冷,又休息不好,一不小心感冒了,天天狂打喷嚏打的泪飙,再加上干燥, 鼻腔里火辣辣的,堵的都是血块,擤出来就好了

    就是每天找发电机找网络信号找移动信号找题材找住宿找人有点累

    就是短短5天瘦了9斤

    象我们这样的媒体,不如央视或新华社有强大的后勤保障,我们出去采访一切要靠自己

    多亏了好朋友,齐鲁的郭JZ帮我们联系了车,华商的张HW给我说路上的情况,大河的陈XD帮我做了一张证件,还有华西的陈YX,重庆的何Y,有新线索都会通知我

    谢谢你们

    我已经从灾区撤下了,因为开始咳嗽了,担心感冒加重

    留在青海的朋友们,希望你们一切都好

  • 2010-04-17

    玉树地震现场

    玉树的清晨,薄雾蔓延在半空中,失去家园的藏民站在自家的房顶上,企图在废墟中挖掘出一点有用的物品

    结古镇的民房多为土坯房,在地震中超过85%的民房都倒塌了.震后,灾民们在自家房子的废墟中挖掘

    一家四口行走在废墟中

    经过4个小时的紧张救援,13岁的小姑娘次仁旺姆在废墟中被埋了近54个小时后被救出,在场所有人员欢声鼓舞,掌声震天

    灾区缺乏大量的帐篷,食物,当运送物资的车辆到达后,等候多时的灾民们纷纷抢领

    灾区缺乏大量的帐篷,食物,当运送物资的车辆到达后,等候多时的灾民们纷纷抢领

    福利院的孩子们住在帐篷里,脸上仍然充满快乐童真的笑容

  • 现在是半夜11点35分。

    昨天中午飞机经停重庆飞抵西宁后,下午在西宁找了超市买了水和食物,然后经过16个小时的连夜奔波,那可都是没有路灯的盘山公路,途中还翻越了好几座4500以上的大山,我们在今天早上7点到达玉树,随即展开采访。

    青海的阳光很热烈,白天穿一件单衣还热的冒汗,而早晚又降到零度以下,我穿抓绒衣,羽绒服再加冲锋衣裤还冷的瑟瑟发抖,今天一天打了不下30个喷嚏,鼻子也一直不通。

    但是今天采访精神还是挺足的,居然撞见了老家的消防队;还碰到了好多摄影记者,有很多都是许久没有谋面了,有许多又是上个礼拜才见过的,大家一块采访,一块交流各自掌握的信息,你拉我一把,我扶你一手,十分团结,气氛非常好。

    但是今天也见到了挖掘失踪者遗体,当遗体被抬出来的时候,一股强烈的熟悉的尸臭味冲了上来,看着遇难者露出的经过长时间挤压后变成紫色的双脚,心里很难受。但是,今天还见证了一个13岁的小姑娘被从废墟中救出来,而且几乎没有伤情,在场所有人都高呼庆祝,掌声雷动!

    经过一整天的采访,再加上几乎已经48小时没休息过了,跟同事商量后,决定回到离玉树有47公里的一个名叫歇武的镇上,找了一个路边的旅社,20元一个床,尽管床单很不干净还有异味,没电没水,可是大家太累了,还是愿意住下来。

    晚上正在楼下的饭店里借他们的发电机紧张写稿呢,还没吃晚饭,老板过来通知说,预报有强烈余震,要求大家都到外面去,于是把我们赶了出来,我坐在外面马路中央写了一篇记者手记,冻的直发抖。

    余震啥时候来啊!!!!

  • 2010-04-15

    去玉树临风雪

    今早开车上班路上,老哥发一短信给我:玉树地震,同去?

    我回:几级?

    他回:7。1

    我回:不去

    我心里想,青海那地,地广人稀,以畜牧业为主,地震也不会有多大影响。

    半分钟不到,晓东短信又发来:走去玉树

    我回:老哥要去,刚跟我说

    然后又跟老哥回一个说:陈晓东要去。

    老哥回:郭建政也去

    咳,我心里想,有点严重啊,大家都往那赶。马上就要到单位了,去单位查下再说

    单位刚坐下,同事电话打来,有个热线出去跑一趟吧,一个面包车把一老头撞飞2米远,送医院后,老头还四处走动!!

    神功啊!

    结果赶去现场,发现被报料人忽悠了,现在热线好多新闻都是假的,吹出来的

    回单位,一路下大雨

    河南XHS的颂哥来了,隔壁墙门里陪吃了饭,回办公室整理考核表,计算机考试报名,给XHS传干旱影展的照片

    网络老是断,几件事情折腾了一下午

    看了很多去玉树的线路资料,打了很多电话,联系了很多人,成都的师兄还专门去国航营业厅帮我问了成都去昌都的航班。这次青海采访的事情很艰难,路程遥远,环境恶劣,余震不断,电力通讯补给后勤一概没有!

    很犹豫,后来跟领导商量了下,决定不去了,放弃

    没想到后来开完谈版会,领导又决定要派人去了!

    主任自然的把这事落在我头上

    于是赶紧开始准备,航班,车辆,找人找关系找门路,到晚上11点半,多亏了郭建政,终于找好了车。回家路上买500多块钱的药品,收拾了睡袋,准备明早出发了。

    晚安

  • 江西采访完,回杭几天,又去了云南;云南采访完,回杭几天,又去了山西;山西采访完,借道陕西回杭;第2天晚上又赶去了山东;山东呆了2天,又急匆匆赶回杭州,因为今早有车友结婚,群里面10辆车给她做婚车

    一个月的时间里,频繁的四处奔走,又是东又是西又是南的,重体力的工作加上采访时的重重阻力,斗智斗勇,身体透支很厉害,心情也不稳定

    我坐飞机有选择靠窗位置的习惯,那天从西安回来的航班,飞机从杭州城市上空飞过,看着下面璀璨的城市灯光,看着静寂的西湖,白堤苏堤,看着飞机飞过4桥,看着这个我生活了7年的城市,是那么的熟悉,可是这个熟悉的城市,却没有人在等我回来

    悲从心生,鼻子一酸,眼泪就掉下来了

  • 1:前天傍晚,接到领导通知要求尽快赶到云南。于是马上查询机票,当天的已经卖光,第2天最早的航班是7点35分的,可要在贵阳经停,抵达昆明要12点了,第2个航班又是金鹿航空,虽然是直飞,可时间更往后延;于是又查询上海,最早是7点半,可想到刚好是周期第一天,人很累腰很酸,当晚赶到上海也累,作罢,订了杭州起飞的。

    联系已在昆明的齐鲁晚报记者郭JZ,他和半岛都市报刘YM在石林,并从他处得知华商报张HW晚上要到昆明,于是又与老哥联系,约定第2天一起行走。

    回家收拾行李,整理家里卫生(洗碗收衣服之类的),然后洗澡,上网查资料,睡觉。

    睡不着,想着第2天要去哪里还没有计划,半夜2点半,收到老哥短信,他决意到昆明租车下乡,回短信表示同意,他又回,你怎么还没睡?

    于是继续辗转反侧,后来大概3点半左右迷糊睡去,5点45分被闹钟叫醒,起床洗漱出门打车去机场。

    2:飞行一路顺利,贵阳经停时在机场喝了杯咖啡,虽然贵,但是离登机口近,不用被赶到楼下去等待。11点45分抵达昆明。老哥和春城晚报黄H已在机场等候。5年没见老哥了,彼此有点没认出来。黄H开车来的,出机场后先去吃米线填饱肚子,大致决定去楚雄,因为我曾在06年初去过,对当地还有点熟悉,于是打电话给云南日报雷TS要了楚雄宣传部长电话。吃完米线后到报社旁的租车行,老哥想租SATANA或捷达,我要求租越野。于是车行电话叫来一辆04年的猎豹,外观看看还成,这车刚从老挝自驾回来,公里数不用看,租车行的车公里数都不可靠,于是填表交押金租下。与黄H告别后我们一路向西上高架往楚雄方向开,半路下来找了加油站,买了一箱农夫山泉,几袋话梅,再上高速。

    又经过了“细细坡隧道,请开大灯”,很亲切,又想起06年初的那次活动

    到了楚雄州,直接去了州政务中心找了宣传部,部长建议我们去牟定,说牟定地处楚雄中部,不在环线范围,所以媒体报道比较少,并给了我们牟定宣传部长电话。当晚赶到牟定,文明办一帅哥请我们吃当地彝族特色菜,又吃到了好吃的牛肉干巴和薄荷叶子水,幸福。

    南都钟RJ发来短信,说,云南好干。。。原来小帅哥也来了云南,于是交流下各自情况

    周期很难受,肚子痛,又很困,副部长快11点了赶到宾馆,大致跟他交流了一下报道计划,和需要哪些配合,商议第2天的行程,12点结束。

    洗澡,浴室下水堵了,水满金山。又睡不着,窗外马路很吵,并且过敏了,翻来翻去大概3点才睡,4点11分醒来一次,一个人在外总是很警觉,很害怕。不敢熟睡,6点半闹钟响了,起床洗漱,窗外好多鸡都在叫,这是乡下啊!

    3:副部长7点10分在楼下等待,先去吃了一碗米线,辣乎乎带汤的面食做早饭是我最喜爱的,吃的好开心!然后驱车去安乐乡,一路柏油路面,到了安乐,副乡长陪我们向山区前行,山很高,路很陡,车子象跳舞一样在石块上颠簸,走了小树里村,阿朵卡村,六渡村,必洗么村,村与村之间隔了许多山头,翻了很多座不知名的大山,猎豹车故障不断,一会速度表为0,一会突然响起双跳灯,一会离合烧焦发臭。车子行走在悬崖半空,许多180度倾斜的大转弯,好几次出现险情,紧张的汗水湿透衣服。但是深入到了旱情第一线,看到很多真实的生活场景,也看到了可爱乐观的老百姓。2点半了吃午饭,虽然有很多苍蝇,而且他们也是在水坑里舀那种黄黄的泥水回家做饭,但那种情况下,你能拒绝吗???你能说我不吃吗????再说了,那个土鸡真好吃啊,副部长还把整个鸡肝夹给我了,还有凉拌鸡血,味道好棒,还有咸肉,虽然都是肥的,但是从来没吃过象这样一点都不腻的肥肉,还带着奶油味。。。。5555,好好吃哦~

    下山回到安乐乡,猫街刚好在赶集,乡长介绍一年有3次大集,这是今年的第2次。于是下车冲进赶集队伍,狂拍牲畜交易,那些牛牛驴驴好可爱哦,睫毛长长的眼睛好温柔的看着你,主人和买主在旁边激烈的讨价还价。。。集市上什么都有,但大部分都是质量不太好的生活用品,买了9块钱的草莓(才3元一斤),红的发黑,很小,口感酸甜。给可籁买了2套彝族服装,想象一下她穿起来一定很搞笑。老哥买了一把弹弓,哈哈哈

    晚上在乡政府食堂吃饭,乡长说,我们这里干旱缺水,所以喝酒吧。于是啤酒一瓶,当地产的,叫做矮炮啤酒,口感还行,反正又喝了一种没喝过的啤酒了。

    回宾馆,这是当地最好的宾馆,介绍里写着,我酒店投资XX元,座落在县城新南路,位置好,并带有能停放40辆车的大型停车场(牟定县只有我酒店拥有)--原话抄录如上。

    阿钟发短信说下午采访他掉进了沼泽,我马上想起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里那小孩掉进粪坑。。。。厄,阿钟你说晚上给我发照片怎么又没在?

    洗头,哇,水冲下来全是黄的,估计洗出来有2两土吧。发稿,查询明天行程,写BLOG,准备睡觉。

    晚安